手机版
首页 新闻 正文
每天新增约六百辆机动车 南京主城区车位缺口四十一万个
中国江苏网 2019-12-02 16:12:00 591浏览 编辑:Tom

分享

591

南京停车有多难?截至2018年底的“基本盘”一目了然——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达268万辆,江南六区机动车保有量已达到144.7万辆。全市停车泊位总量约152.5万个,江南六区停车泊位总量约103.2万个,主城区静态停车泊位缺口约41.5万个。

泊位缺口还在扩大,南京每天有600辆左右的机动车上牌,车位增加的速度远远跟不上。8月27日,国务院明确要求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,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,限牌之路也被“堵上”。缓解停车难,难上加难。

“野蛮生长”的机动车“何处安放”?对几乎所有大城市来说,这都是一道“无解方程”,但又是一道“必答之题”。

南京怎么办?

突围“停车难”,南京一直在“想办法”。

打开2019年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,南京列出28件民生实事,新增停车泊位被摆在了第一条:在老城选取10个区域节点,开展停车难问题综合整治试点,新增停车泊位不少于5000个,通过建设、挖潜、管理等手段,有效解决节点区域停车难问题。

9月,《南京市主城区社会公共停车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(2019-2021年)》出台,计划三年内新增4.5万个停车泊位,仅2019年的建设安装资金就超过50亿元。

一个全市层面的智慧停车APP正在研发,未来输入目的地,就能实时显示周边停车场车位使用情况,提升车位周转效率。

充分运用价格杠杆,对不同区域实施“八高八低”的停车收费政策,调节重点区域的车位供需矛盾。

增加公共交通供给,鼓励绿色出行;协调政府、企事业单位,推进错时停车;整合小区空闲车位资源,推进共享停车;强势清理僵尸车,释放公共空间……

一座有温度的城市,不能让私家车“无处安放”。让停车不再难,这是一场可能“没有终点的长跑”,必须久久为功,全社会协力接力。

告别“抢车位”到底有多难

停车难,难于上青天。加装地锁,铁链圈地,老人蹲守,甚至有时拳脚相加,大打出手……这不是电影情节,而是南京老城一小区居民为了抢占停车位,时常上演的“全武行”。如此场面只是缩影。

在南京,由于建造初期缺乏规划,后期违章建筑见缝插针,愈发紧张的空间遇上不断增长的停车需求,许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旧小区,成为城市“停车难”问题集中的“重灾区”,汽车数量数倍于车位并不罕见。“新城的小区都配有地下停车场,可我们连像样的自行车棚都没有,充电都靠自家扯线,哪里还有地方停小轿车?”主城某小区居民抱怨道。

如何解决老旧小区停车问题?南京积极探索,走出一条市区街三级融通管理、空间共享的新路。

庞大需求背后,实则内有逻辑。南京市停车设施管理中心主任刘国强介绍,通过走访调研老旧小区,开展社区居民联席会座谈,广泛听取居民需求和建议,他们把居民的停车需求分为三级:三证(房产证、户口本、行驶证)合一的住户具有刚需,每晚都要停车;小区租户虽无房产证,但同样长期有需求;周末来看望老人的,属于临时停车,并无刚需。在此基础上,对居民私家车进行分层管理。

锁金村街道最先试水。新庄39号小区停车矛盾突出,借助小区出新,街道城管与社区、物业,组织有车业主召开议事会,全面摸排停车需求。三证合一的优先保障,长期租住的次之,周末看望老人的临时需求,两小时内免费停放,24小时内收费5元/次。规矩立起来,接下来就是“一匹马大家骑”,所有车主心服口服,再也不用为抢车位“打架”。

空间不足仍是第一大棘手问题,在新建停车位绝无可能的区域,“共享”概念成为破题关键。向机关单位借,向附近道路借、向周边楼宇借,通过链接外部资源,让更多的居民有地方停车。

在建邺区康怡花园,小区与附近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达成协议,社区居民在馆内停车,每月缴纳300元,比社会车辆标准低200元。在鼓楼区迎江园,附近的省电力设计院和珠山茶艺馆为居民敞开大门,一下子解决了五十余个车位。新庄社区也协调御湖国际大厦和国展中心,因为雨污分流施工无法停放的车辆暂时挪到小区外。

社会资源